山城 (2018.1.31重修)

BGM:

楊乃文-我離開我自己


-----------------------------------------------------------------------------

斷斷續續修改了幾年,對這個故事而言,我猜已經算是個完整的交代了。

2018年1月30號,L在西北旅行,傳了數十張照片,青一色佈著鋪張白雪的山中城鎮,然後說,人在山城,想起你寫的山城。於是我想起這個修整了兩三年卻依舊無法拍板的故事。

如今也是曲終人散。不過說不定再一個四年之後,又會有一座新的山城。這種事總是很難說。

----------------------------------------...

日常

學期到了尾聲。今天上了系上數一數二美型的教授的課,他開開心心的說,同學們只剩三週就要期末考啦,加加油好好準備準備吧。

啊,還是好喜歡他。雖然統計我基本是沒聽懂過。

自從顧了外科住院之後我就沒有在去上過週五晚上的德文課了,心理覺得挺可惜的,但也無可奈何--實習就是這麼殘酷,總有一卡車的工作得完成,無論情不情願喜不喜歡,還打著冠冕堂皇的學習的名號,總是讓我嗤之以鼻。不過日子還是得過完啊。

L辦了和同學一起的畫展,辦了自己的攝影展。那天在實驗室突然接到他的電話,他說印了幾張攝影展的簡介卡,想發給老朋友們,請大家多多捧場。雖然不想這麼沒骨氣,但我放在展裡的作品都是有標價的,大家真的可以考慮收藏個...

十月十日

今天是十月十日,長假的最後一日凌晨。離開愛人三十八個小時,距離再次見面還剩下半天時間。

室友都回家了,一個人開著房門聽音樂,只帶著內衣褲進浴室洗澡,中午開開心心的煮飯給P,她替我的電腦掃了一下午的毒,然後一起抱怨些狗屁倒灶的日常。

不免提到愛人,即便在客人面前還是忍不住偷偷想念了他。臨走前的那個晚上做完愛之後,忘記他說了什麼話,我聽著眼淚就流了下來。他還沒發現,逕自說著什麼,回到床上抱緊我才發現我蹭在他肩膀上的眼淚。自己一個人,也許對現在的我而言有些過於殘酷。以前的自己曾經非常享受一個人的狀態,這樣想來,就覺得現在的自己真是可恥。但人與人親密接觸所能帶來的舒適卻也不是過去武裝起來的自在所能...

理科生的浪漫(4)

又名<論有個農院女票的煩惱>


(深夜。)

"......"

(把女票手塞進內褲裡。)

"......嗯?"

(睡眼惺忪+黑人問號。)

"幫我嘛。"

"......"

(一倒頭眼睛又閉上了,手上動得倒是挺勤快。)

"(福至心靈.gif)"

(突然覺得小兄弟一緊,心裡一驚,趕緊拉住女票失控的五指姑娘。)

"欸太用力了會斷你別衝動--"

(沒睡醒的茫然臉,手上勁兒不放,半晌手一鬆額頭一拍作恍然大悟貌。)

"......啊,忘了人類...

© AColor | Powered by LOFTER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