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don't wanna do a damn thing without you.

Butterfly - Rhythm King (feat Sarah Lee, UG)


     第一次坐進河邊那間三角窗內的咖啡店裡,點的熱拿鐵與招牌蛋糕。

    實際上我出門之前完全沒有預料到這真就是家咖啡店。點餐帶著滿滿的觀光客氣息,完全無視菜單前三頁寫得滿滿當當的單品咖啡,毫無個性又安全的選擇,進了星巴克也就是這種點法。

    我坐在離老闆最近的吧檯位置--我這輩子第一次坐到這麼低矮的吧檯--在老闆在我...

星河(6-10)

6. 

「你還記得巫豈豫嗎?」

我剛把翹著的左腳放下,想了想,還是又翹了起來。

安溪眨眨那雙顛倒眾生的眼睛,不說話也不耍白癡時就像一尊價值連城的洋娃娃。當然,看過那些長髮打結當作鬍子、挖鼻屎翻白眼千年殺的我就不這麼想。

「這裡好像有點悶啊。」我口齒不清的回了一句,舉起眼前的雞尾酒杯,裡面是柳橙和哈密瓜汁的神祕混合物。一股謎樣的沁涼感刺激鼻黏膜,我只好低調的打了個噴嚏。

「誰加的薄荷啊真沒品味--」

「我,有意見嗎?」安溪甜甜的笑了。

「......沒有,真是天才。」

「巫豈豫啊,你聽見沒有,該不會是忘了吧?」

我把臉埋在酒杯裡猶豫了一秒鐘,一臉疑惑的抬頭看她。

「...

星河(1-5)

0.

那個人突然出現在我眼前。穿著不怎麼合身的西裝,肩膀僵硬,血絲遍布的眼角彎出無可奈何的弧度。我看見他垂在身側的雙手--沒怎麼曬過太陽的樣子,手背布滿了青筋。拇指貼在食指指腹旁,指甲在靠在上頭,一下又一下的刮著--突然就想起小時候看他揹著手聽叔叔訓話的模樣,手指不安分的東刮西撓,像是能代替用力抿起的嘴說些反駁的話一樣。

習慣總是很難擺脫。好的壞的,想要或不想要的。活著,或是已經死去的。


1.

回到家時老爸老媽已經出門散步去了,我走進書房,兩公尺長的桌面幾乎被文件夾與牛皮紙袋淹沒。我把滿桌子東西隨便...

山城 (2018.1.31重修)

BGM:

楊乃文-我離開我自己


-----------------------------------------------------------------------------

斷斷續續修改了幾年,對這個故事而言,我猜已經算是個完整的交代了。

2018年1月30號,L在西北旅行,傳了數十張照片,青一色佈著鋪張白雪的山中城鎮,然後說,人在山城,想起你寫的山城。於是我想起這個修整了兩三年卻依舊無法拍板的故事。

如今也是曲終人散。不過說不定再一個四年之後,又會有一座新的山城。這種事總是很難說。

----------------------------------------...

日常

學期到了尾聲。今天上了系上數一數二美型的教授的課,他開開心心的說,同學們只剩三週就要期末考啦,加加油好好準備準備吧。

啊,還是好喜歡他。雖然統計我基本是沒聽懂過。

自從顧了外科住院之後我就沒有在去上過週五晚上的德文課了,心理覺得挺可惜的,但也無可奈何--實習就是這麼殘酷,總有一卡車的工作得完成,無論情不情願喜不喜歡,還打著冠冕堂皇的學習的名號,總是讓我嗤之以鼻。不過日子還是得過完啊。

L辦了和同學一起的畫展,辦了自己的攝影展。那天在實驗室突然接到他的電話,他說印了幾張攝影展的簡介卡,想發給老朋友們,請大家多多捧場。雖然不想這麼沒骨氣,但我放在展裡的作品都是有標價的,大家真的可以考慮收藏個...

十月十日

今天是十月十日,長假的最後一日凌晨。離開愛人三十八個小時,距離再次見面還剩下半天時間。

室友都回家了,一個人開著房門聽音樂,只帶著內衣褲進浴室洗澡,中午開開心心的煮飯給P,她替我的電腦掃了一下午的毒,然後一起抱怨些狗屁倒灶的日常。

不免提到愛人,即便在客人面前還是忍不住偷偷想念了他。臨走前的那個晚上做完愛之後,忘記他說了什麼話,我聽著眼淚就流了下來。他還沒發現,逕自說著什麼,回到床上抱緊我才發現我蹭在他肩膀上的眼淚。自己一個人,也許對現在的我而言有些過於殘酷。以前的自己曾經非常享受一個人的狀態,這樣想來,就覺得現在的自己真是可恥。但人與人親密接觸所能帶來的舒適卻也不是過去武裝起來的自在所能...

© AColor | Powered by LOFTER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