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科生的浪漫(2)

這陣子是期末季,幾乎每門必修都配了個實習課,也是要考試的。

事情發生在2015年元旦前一天,系上不到兩個月前才出爐的新科班對。

不才我跟著學霸姊姊在寄生蟲實驗室外走廊上認標本。系上的標本櫃是個三公尺寬的大鐵櫃,深約半公尺左右,鑲著沾滿灰塵的玻璃拉門,裏頭滿滿的擺著泡著各式寄生蟲與組織的瓶瓶罐罐,有一端還放了整整三層的宿主標本,半個身子貼著瓶身露在固定液外頭的蜥蜴,頭爛去一半、裏頭爬著黃黃白白的吸蟲的香魚,或是睜大眼睛瞪向外頭,兩片鰭還攀著瓶身一臉無辜貌的小海龜......走廊燈光昏暗,第一次沒仔細看就舉起來貼著臉瞧,差點沒被那少了半顆頭顱的蜥蜴嚇濕褲子。

新科小班對在我跪著領受學霸姊姊斯巴達式的複習教育時靠過來,女孩子是個卷姊(注:在台灣學期成績前三的學生頒發書卷獎,帶獎金的,小廢柴如不才我則多以卷哥卷姊稱呼之),拿著標本瓶迅速掃過幾眼,不一會兒就放下換了一瓶,眼看複習工作進行的挺順利,至少不才我光是搞懂標籤上寫的是哪一種蟲就像是要了老命一般波折,總之,在我瞠目結舌之際,卷姊已經看完了中間那一層的瓶瓶罐罐。

卷姊的身高在女孩子裡算是高挑,最上層櫃子不才我得伸長了手才夠得到,卷姊的視線高度倒正好落在瓶子底部,可以瞧見在液體裡載浮載沉的各種蟲體,但又看不清楚瓶身中央的標籤寫了什麼字。她伸手要拿個漂浮著幾條米白色、像是粗點兒的米粉的瓶子下來,突然她家男朋友貼冷不防的貼到她背後,輕輕鬆鬆就把瓶子按在原地,仗著自己高,下巴輕點在女孩子的頭頂上。

"一種線蟲,寄生於海洋哺乳動物的胃或腸黏膜?"他問。

"喔,"女孩子想也沒想,"海獸胃線蟲。"然後伸手指向另一罐。男孩子看了看瓶身標籤,想了下,開口出題的同時剛才按著罐子的手環住了女孩子的腰。

"一種大型吸蟲,寄生於牛羊膽管內?"

"牛羊肝蛭啊。"

"中間宿主是?"

"嗯,椎實螺......"

學霸姊姊見我目瞪口呆一臉傻逼樣,十分高冷的推了推眼鏡。

"羨慕啥啊,要調情也不知道先洗手,福馬林都蹭到她腰上去了。"

我看盯著自己沒摸幾個瓶子就已經黏黏的沾了一手固定液(還是不知道放了幾十年的固定液)的右手,突然覺得自己沒在系上交男朋友真是萬幸。

评论
热度(6)
© AColor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