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有多少人會看見,但也請大家冷靜點,我一點都不冷靜。

天亮就是選舉日。48小時前剛期末考出關,想要多打點稿子時,聽到客廳的電視傳來周子瑜的公開道歉聲明。

話先說在前頭,我不哈韓(一聽這字眼就知道了,多麼古老的詞彙),對這個十六歲的小女生沒有什麼特別的喜惡(我跟美女都有仇);我的手機裡有四個中國App,最常掛著的是Lofter,最近時間太少了就只刷微博看看好笑的帖子紓壓。我非常喜歡中國網友寫的同人文--看看我關注的和喜歡的文章就知道。我用過中國交友軟體,和十個以上的中國網友聊過天--有幾個持續了好一段時間,都像是在台灣交朋友一樣很是喜歡。

我不是一個喜歡在公開場合表達政治意向的人。我認為這件事就放在心上,自己心裡有數就好,沒必要說服任何人。我就是我,不求任何人認同,但看見其他人在沒有全然的認知之前就貿然決定了自己的政治意向或是發表與事實相悖的看法,我會感到難過。

讀了幾篇台灣的報導,然後上微博搜尋了黃安的tag。看見了不少中國網友的評論,本來對這個小女孩一點感覺都沒有,看了之後突然覺得,人活著果然總是充滿了種種無奈。與年齡無關,與政治傾向還是教育程度都無關,現實就是如此骨感。我不相信這個女孩懂什麼是政治,什麼是台獨,十六歲那年我也不怎麼懂,現在的我也不敢說我懂了,但我知道今年我必須去投票,至少我知道,年輕人必須關心政治--盡我所能的理解,選出我贊同的價值,那怕這些政見只是政治人物的包裝。

我想像過假如我是那個孩子,站在攝影機前,也許說不到兩句話就會哭出來。也許對於夢想與成功的執著支撐著她念完稿子,但也許她根本不懂這短短幾分鐘的聲明代表著什麼。從此她就是個支持一中的反台獨藝人,跟黃安沒兩樣,台灣的激進份子會厭惡她,溫和派會感到惋惜,也許風波一過還是會混得不錯,但早就不再純潔無瑕。每到選舉,這個聲明會像是舊傷疤一樣反覆被酸民炒作,會是她揮之不去的標籤--她會對自己的立足之處感到疑惑,為什麼台灣人和中國人都不接受她,而她其實根本不明白十六歲那年自己做的所有事--國旗,聲明--都代表著什麼。

我很喜歡中華文化。我為自己會寫繁體字感到驕傲,為自己看得懂簡體字感到自豪。我喜歡二次元文化,而且承認台灣文手寫的同人品質真的普遍低落,在Loft裡我找到太多讓我驚艷並且崇拜的大手,以及心悅誠服總是尊敬的跪著看文的原創文手大大。我受了很多影響,我喜歡中國網友爽利的用詞與總是讓我笑到翻滾的梗,常常跟朋友說"大陸人怎麼梗這麼多啊太有才了"我和閨密約好了畢業旅行要去大陸玩一圈,很多同學已經去過了,讚不絕口。我常常稱中國人為"老共"--從小到大我的父母就是這麼稱呼,有一個年代,年輕人從小到大就是這麼喊中國人的,他們教育出來的孩子--也就是我,就算對中國人沒有任何惡意,還很喜歡,卻也習慣這樣跟父母溝通。政治是很複雜的,也很單純,我也清楚實際上自己能有多少斤兩,帶來不了什麼驚天動地的改變--但看見那些惡意評論就是覺得很委屈。台灣人是怎麼長大的,中國人絕對無法了解。反之亦然。有網友說我們傾日,被台獨份子洗腦,殊不知我們的成長過程中被教授的其實是中國人被共產黨洗腦、壓迫,祖國的人民都是吃樹皮長大的(編教材的人超有才)。到我這一代其實仇中情節已經不怎麼嚴重了,同樣的,台獨氛圍也是。但最讓人難過的不是這些由我所喜歡的中國網友、我關注的博主發出的謾罵,而是我曾經那麼喜歡的人們,在對我們的生活做出任何感想之前,完全沒有先搞清楚過我們生活在怎樣的世界,心裡怎麼想,對中國又怎麼想。對一個孩子如此刻薄就當作是人品問題不分地域了,但是,我其實很期待有任何中國網友問問我們--你們對兩岸政治現況的看法真如同我們所想像的那樣嗎?為什麼不想要回歸祖國?為什麼畏懼統一?

曾經有一個網友問過我這個問題。那時我對兩岸關係的理解尚且膚淺,但我回答他"我也知道統一是遲早的事,不是我能決定的。"大部分台灣年輕人傾向於維持現狀,但實際上這是最不可能長久的選擇。也許會有人質疑黑島青、太陽花運動那群人難道就不是台獨激進份子嗎?--在這裡不方便多做評論,但當初318學運時我也群情激憤的看了很多衝突實況,無法以行動相挺,就在能力範圍所及之處支持。暫且不提外界對學運訴求的種種誤會,但他們運動的訴求並不是台灣獨立,而是台灣有自己的生存方式,統一與否,都應該具有一個民主國家--好吧,民主政治體的基本素養。

看到那些評論那些謾罵和幸災樂禍的言語,我都不知道自己還在刷微博究竟是不是賣台賊了。突然文也看不下去了,心裡覺得難過。我只是個在各個社交軟體上潛水的小透明,但我確實是台灣人,我有中華民國國旗的勳章,我小時候偷偷拔過雙十國慶插在路邊的國旗。

我有多喜歡中國人,今天就有多難過。別說我玻璃心,過一陣子我還是會繼續使用中國大陸的App,但今天就是覺得很遺憾,我這麼喜歡的人,卻一點點也不想要了解我們;不想了解就算了罷,但基於無知的立場下說出來的話讓人非常不舒服。我不反對任何人支持統一支持回歸,但假如你認識一個普通的、群體中佔大多數的年輕人,如我,你會知道我們其實並不厭惡中國,甚至很清楚未來總有一天要面對這樣的政治現況。多了解我們一點,再繼續談論台獨與否、周子瑜與否的問題罷。我很樂意跟任何想要知道台灣政治現況的人談談,前提是你真的願意。

我有投票權。天亮之後,我會去投票。不知道有多少人認為台灣的元首選舉是可笑且不合法的,但我們很認真地珍惜得來不易的民主與自由。

---------------------------------------------------------------------------

凌晨有感而發,不過沒寫完就睡著了,投票去啦。祝世界和平。


评论(170)
热度(182)
© AColor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